全部分类 人物故事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文化故事 神话故事 故事会 世界历史 社会生活 影视剧集

这事发生在民国时期。有个叫王生的人,他的母亲不幸染了怪病,手脚冰凉,卧床不起。请了无数大夫,也不知究竟是什么病,更别说开方子了。

幸而,王父寻得一位前朝太医问诊,太医一番诊断,对症下药:“夫人这体质十分罕见,平日里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,等到四十九岁时方才病发。待病发时吃下一丸药也就好了,只是……”

见太医支支吾吾,王父急着询问:“只是什么?”

“虽说药方里的药材并不难见,只是这药引子,乃是一支百年石斛。”

此話一出,众人犯了难,上哪去找这样的神草呢?倏地,王父想起城里有一家叫万木堂的药铺,里头有一镇店之宝,是一支九十年的铁皮石斛,年份差了点。太医点点头,示意也可一试,王父便着儿子王生前去购买药材。

王生到了药铺,才知那石斛已被城中要员取走。无奈之下,王生只得恹恹地离开了。

回家路上,太阳已经西斜。王生为了尽快赶回家,选了一条崎岖坎坷的小路。这路上本有一座供奉山神的小庙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小庙荒废了。小路难走,王生一不留神崴伤了脚。

“哎哟,真是倒霉!”王生坐在地上,抱着自己的脚,疼得直叫。缓了一会儿,他揉着自己的脚,想:今晚恐怕回不去了,只得在前面的庙里先住一晚,等第二天一早再走。于是,王生在路边找到一根木棍,一瘸一拐地向小庙走去。

待王生进到小庙,天已经黑了。王生清出一片空地,又捡起庙中几根残烛,用洋火点着,随后将蒲团放在一块儿,半躺了上去。王生心中烦闷,一时睡不着,便拿出随身携带的李商隐诗集,慢慢地读了起来。读到“永忆江湖归白发”时,突然听见庙后面传出响声,他起身细听,只听那声音念道:“欲回天地入扁舟。”这声音把没有念完的诗句给接着念完了。

王生想,莫非也有人在这留宿?他试探着问:“是谁?”

话音刚落,一个留着辫子、穿着破烂衣衫的老者面带微笑地走了出来。

这民国政府早已下令让国民改服易发,但有些地方的人并未剪去辫子,而是盘在头上。王生见了老者的服饰并不惊讶,毕竟这样年纪的人,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世间的变化也是有的。

正当王生想要询问老者的来历、姓名时,老者却先开口问他:“你也喜欢李商隐?”

王生来了兴致,两个人谈起了李商隐的诗和他的人生际遇。当谈及李商隐仕途不顺时,老者脸色黯然,大有惋惜之色。

老者问王生为何在此留宿,王生便把为母寻药不得的事儿和老者说了。两人又闲谈片刻,王生忍不住好奇地问道:“如今已是民国,老先生仍穿着清朝的衣服,留着辫子,不知可是保皇一派?”

老者一听愣住了,痴痴的眼里光芒一闪,盯着王生急切道:“大清亡了?”

王生见他认真的样子,诧异地说:“对,孙先生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总统,推翻了满清,清朝早亡了。”

老者面上浮现欣喜之色,他站起身来,自言自语道:“亡了!”随后他便发疯般冲了出去。

王生想追,可腿上有伤,哪里追得上他?王生摇着头嘟囔着“真是古怪”,便又回到蒲团上歇息。

第二天回到家,看着形体消瘦的母亲,王生不禁落泪。父亲见状,命家里人开始准备后事。

眼看母亲就快要不行了,下人来报:“一位老人求见,说是手中有百年的铁皮石斛。”

王生父亲喜出望外,急忙让太医掌眼,果然是百年的铁皮石斛。王父命人收下,准备宴席款待老人,并给老人开出了一个极高的价格。

老人见状,对王生的父亲说:“我只想见贵公子一面,有些话想跟他私下里说。”

王父急忙打发仆人让王生立马出来相见。

仆人来报此事,王生听闻后又惊又喜,一进书房,立马给恩人跪下。老人上前忙将他搀扶起来,并对他说:“恩公不必多礼。”

王生更觉奇怪,怎么自己反成恩公了?抬头一看,眼前的老人正是昨晚在小庙里碰见的老者!只不过老者如今身穿绸缎马甲,辫子也剪去了。

老者见王生疑惑,便娓娓道来:“我原是道光年间的读书人,一心想要考取功名,可惜寒窗苦读多年,一次也没有考上。那日,我又落榜了,我在回乡路上经过一座小庙,见到那座小庙,气不打一处来。赶考前,我曾在那间庙里抽签问考运如何,当时抽到的明明是上上签。我十分恼火,恨山神诓我,便将庙里物件推翻打碎,山神的一只手都给我砸断了。”

老者说,砸完山神像,他瘫坐地上,想到自己年过半百,仕途无望,心里一阵凄凉。他一气之下,便一头撞死在了庙里。

王生大惊失色,道:“原来您已经……”

老者笑着说:“不必惊慌,听我说下去。”

那小庙地处偏僻,本就少有香火,老者在庙里一头撞死,更没人去祭拜了。山神恼怒,便将他的魂魄禁锢在那小庙里。山神给了老者三个选择:一是赔礼道歉;二是让他在庙里等到改朝换代;三是找一个替死鬼代替自己在这受罪。只要完成其中一样,就放他离开。

老者生前是善良之人,死后也不愿害人性命。让他赔礼道歉,他咽不下这口气,不愿向这个“骗子”山神低头。所以,他在庙里等着改朝换代。直到王生到来,念起他生前喜欢的诗,他才再次显现出身形。王生无意中告诉了他清朝已经覆灭,他回过神来,去和山神交涉,命他放了自己。

王生不解地问:“大清亡了好几年,山神为何不告诉你真相呢?”

老者苦笑一声,说:“想来简单,那山神提出三个条件,本意就是让我选择认错。偏偏碰上了我这个性子倔的,山神便故意不放我的魂魄走。”

昨天,老者惊觉早已改朝换代,山神只能遵守承诺,放他的魂魄走。老者冲出庙门,下了地府,阎王坐在殿上看了他的功德簿,念他生前行善,死后也不作恶,便让他在地府当了个判官,也算是圆了老者生前的愿望。老者感戴王生的恩情,想着要报恩,得知王生母亲病重,亲自去天峨山,找到这株百年石斛,以救治她的疾病。

王生恍然大悟。

老者“呵呵”笑道:“恩情已报,我要回地府述职了。”

说完,老者对着王生行了礼,随后便化作青烟消失不见了。

推荐阅读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