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分类 人物故事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文化故事 神话故事 故事会 世界历史 社会生活 影视剧集

在南汉王朝,科举被录取者必先“净身”?是真的吗?

5个月前

还不知道南汉王朝,科举被录取者必先“净身”的读者,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~

唐朝末年,刘谦任封州(今广东省封开县)刺史,拥兵过万,战舰百余。刘谦死后,刘隐继承父职,逐步统一岭南,进位清海节度使。

刘隐死后,其弟刘陟袭封南海王。于后梁贞明三年(917年)在番禺(今广东省广州市)称帝,改广州为兴王府,国号大越。次年十一月,刘陟改国号汉,史称南汉,并更名刘岩,后又更名刘龚,终名刘。史称南汉高祖。971年为北宋赵匡胤所灭,历四帝,国祚五十四年。

刘鋹时,日与波斯女等大宫中游宴,“无名之费,日有千万”,其官制则有特殊的规定,科举被录取者,若要做官必须先净身,也就是阉割。在刘鋹看来,百官们有家有室,有妻儿老小,肯定不能对皇帝尽忠。

中国历史上以前出现过一个稀有的帝国,它的统治集团中除去皇上,其余全部的管理人员上至丞相,下到县太爷,全都是宦官。出现这类状况并不是皇上极为宠幸宦官,只是由于这一国家有项国策:但凡考入举人的人就需要先阄割,再委派官衔。为了更好地实行此项国策,当政者同时对专业阉人的技术工实行统一编制。这一怪异的帝国名称就是五代时十国之一的南汉。

南汉最开始称大越国,为唐朝末年的地区军阀刘隐、刘岩所建,国都在广州番禺区(今广东省广州市),称兴王爷府。南汉最强劲的情况下领土有六十州,大约包含今日广东省、广西省两省及云南省的一部分。经历五代皇上,前后左右总共六十七年。刘隐户籍地上蔡(今属河南省),一云平陵(今江苏省徐州市)人,移居泉州市。

父刘谦,后唐为封州(今广西梧州西南)刺史,有着过万人的部队合成百的舰船。干宁年间(894)刘谦卒,没多久,刘隐接任封州刺史。公年905年,唐任刘隐为清南海舰队(广东岭南东道)观察使。后梁开平年间(907)朱温封刘隐为大彭郡王;三年,改封南平市王;四年,又进封东海王。

唐朝末年,很多乡绅南进广东岭南,有些是为了更好地避免战争,有些是被放逐广东岭南的重臣后人,也有因战争隔绝不可北返的任满官吏。刘隐收用这三类乡绅为辅助。他遣其弟刘岩率军长子县广东岭南物品两条诸军阀混战阵营,把持了广东岭南;西与楚争容桂的地方,占领了容、邕(今广西省中西部、南边及广东省一部分地域)。

干化年间(911)刘隐病故。刘岩继立,依次更名为陟、龚、□。后梁贞明三年(917)刘岩即位于广州番禺,国号大越,第二年改成汉,世称南汉。刘岩有干亨、白龙、有很大的三个国号。

解放初期,刘岩行远必自认真负责整治我国。就拿国都兴王爷府而言,基础是模仿唐朝北京长安,但与北京长安又有一个显著的差别,那便是商业街区“市”和住宅小区“坊”没有严苛地分离,广州市此后真实具有了国都特色,大城市合理布局,地区职责分工十分确立,在广州城建有史以来写出了关键一页。

兴王爷府中西部城区住户较密,万商云集,宝货冲盈,十分繁华。这一带人工河交叠,风景秀丽,富商们建造了许多皇家园林,刘氏也在这里特辟宫苑,产生了园林化特色。中西部城区有钱人多,广东人把富有别人的小孩称之为“西关大少”、“西关小姐”就是此后刚开始。

南汉在刘岩整治下日趋繁荣富强,王夫之的《宋论》称其“坐享百粤,闭关修行自擅,而不毒民”,使我国出现“府库丰富,政务清明节,辑睦四邻,边烽无警”的大治景色,变成堪与蜀国、前后左右蜀等并列的南方地区大国。

殊不知,刘岩犯了封建社会执政者的常见问题——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他晚年时期时自大骄傲自满,不求上进,暴政渐兴,他乃至将毒刑行凶作为手机游戏取乐:或把人资金投入大火锅,或把人放到烧红的铁床边烤炙,或把人大卸八块屠割,名目繁多数不胜数。

《旧五代史》说:一方之民,若据灶火。其前后左右差距之大,令人瞠目。史籍记述,行凶的情况下刘岩还一定要亲自前去观看。看到受刑人痛楚挣脱,他就口中絮絮叨叨咕咕咕,兴奋异常。一边看,一边直淌口水。她说是否心理扭曲?

自然,更令人费解的是他不知道哪根筋出了难题,破天荒地施行了前边提及的那项权利法案:考中举人的人一律先阉掉。除此之外,没有考过举人,但被皇上赏识的高官,也都逃不过一刀。南汉一个小小政党,竟然养了两万多个宦官,里边当然有许多饱学的纯儒。南汉被灭的情况下,仅是被杀的阄割技术工就高达五百名。

但是总的来说,皇上超级变态,这些知识分子应当明事理才对。殊不知客观事实恰好相反,这些人每天读“明明德”,读“仁义礼智根于心”,可写到最终,明知道要被阉,也禁不住没去做官。

古时候知识分子的官瘾,真的是入于骨髓,无可救药。古时候曾有一个笑话,说兄弟二人去报名参加科举考试。亲哥哥中了,侄子却名落孙山。侄子烦闷地先回家,大嫂听闻丈夫中了,开心无尽。

侄子就诋毁诬蔑,说:“你瞎开心啥?中了的,那花朵都要去了!”大嫂听了之后,如遭青天霹雳,一下子蔫了。等哥哥笑容满面回家,却见到老婆在哭,就问为何。老婆把听说的对他说,他开怀大笑,宣称现如今圣明,哪儿会出现南汉的弊政呢?

私下脱了裤子,验明正身,老婆才破涕为笑。亲哥哥就感叹说:“我这举人,还比不可那花朵有价值!”中国历史上,便是把举人看得比男根更重的人过多,假如相反的话,我国应当并不如今这一模样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